因为种种原因,国内还无法访问Facebook。但并不代表中国人会缺席这个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我们经常听说,出海的中国商品会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但大概不会想到,中国创业公司能做出Facebook上最大的科技自媒体之一。GiGadgets在Facebook主要发布短视频内容,展示一些新鲜科技产品如何应用于生活。没准你在微博或头条上看到过这些视频:在国内的内容竞争愈发激烈,且面临版权、流量分发等诸多挑战时,GiGadgets算是另辟蹊径,洞察到国外科技厂商以及用户的痛点,一炮而红。不过按理说国外做类似视频自媒体的项目也不少,为什么产自中国的GiGadgets能脱颖而出呢?她会告诉你,Made in China的内容创业,怎样征服歪果仁,并在海外立足生根。研究完外国人,我们研究一下年轻人。在许多人的刻板印象中,对年轻人的阅读习惯还停留在“他们喜欢看网络文学”的阶段。殊不知,连起点中文网都已经14岁了,年轻人的娱乐阅读,早该更新换代。比如说这种:你要问了,这不就是聊天对话框+地摊文学吗?但在快爽的创始人王新米看来,这就是年轻人喜欢的形式,读起来又快又爽。虽说是做年轻人生意,但王新米可是老江湖了,这位美丽说前产品副总裁梦想是居酒屋的妈妈桑。现在,她开设了快爽这个“内容居酒屋”,试图招揽路过的年轻人。回过神来我们发现,以上两位嘉宾都是女性。绝非故意,只是赶巧。就像以下环节的嘉宾全是男性,同样也是巧合。 虎口激辩1:内容创业:To B 还是 To C此题为三方辩论。哪一种才是未来内容创作者的方向?听听已经分别以两种方式赚到钱的他们怎么说:辩论嘉宾:虎口激辩2:算法中是否应该包含价值观?辩论嘉宾:活动时间地点:活动时间:2017年11月4日 14:00-17:00活动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北京798艺术区d区798西街 机遇空间报名链接:对了,好活动是要收钱的,票价100元。不过如果你是亲爱的虎嗅作者例外。虎嗅作者报名活动。Enjoy~感谢活动赞助感谢合作伙伴&场地支持机遇空间是全新的城市聚空间&IP聚场,也是时尚的智能共享商务空间,场景业态有书屋、咖啡、餐饮、剧场、展厅、共享会议室等。

今天恒生电子对外宣布,旗下在线医疗业务主体子公司恒生芸泰获得来自云锋基金近亿元的A轮融资。细心点的话或许早已发现,云锋基金在阿里向在线医疗市场扩张中起着急先锋的作用,似乎马云对在线医疗市场的布局范围逐步扩大,目前仍看不到有收官迹象。云锋投资恒生芸泰,马云在阿里外围再布一子此次注资恒生芸泰已不是云锋在医疗领域的第一笔投资,其最早一笔可追溯到13年投资寻医问药,最大的一笔是今年1月时5亿元投资白云山,最知名的一笔是去年联合阿里投资中信21世纪。在线医疗市场已成为云锋基金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如今的在线医疗已成为一场没有硝烟的BAT暗斗,在阿里进行市场布局的同时,百度和腾讯也一直没有停过。对于三方之间在在线医疗市场的布局孰优孰劣暂时还不能妄做断言,但各方对在线医疗市场的野心均已显露出来。BAT在在线医疗市场丰富的业务布局已经难以一言蔽之,由于医疗市场庞大而复杂的经营环境,要想深度与互联网结合,就必须在各个环节上都做一些尝试,抢资源、占地盘已成为竞争主旋律。从政策趋势上来看,医疗改革、互联网+等因素都在加速互联网与医疗行业的结合,作为国内互联网产业代表的BAT自然要首当其冲;从用户需求上看,医疗是民生根本,任何一个用户都对医疗有强烈的需求,作为想链接人和服务的BAT自然都不会错过这一市场;从营收潜力上来看,在线医疗无疑会为BAT带来非常可观的营收,这背后的网购药品、在线诊疗、智能医疗器具等都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在没有完全弄清市场趋势之前,BAT都在广撒网,其中阿里主要分三大线路来做,阿里健康、支付宝钱包、云锋基金。这里面主要还是以阿里健康为主导,包括医药电商O2O业务、2C端的阿里健康APP建设、相关企业医院的战略合作、搭建医院云平台等;支付宝钱包所负责的未来医院,主要是依靠用户量的基础优势逐步为阿里在线医疗导入用户,同时也提升钱包本身的实用价值;而云锋基金则是从投资层面为阿里健康寻找潜在的优质项目,为接下来的全方位竞争做好“外援”储备。让恒生出面做医疗IT,马云是想传递信息安全么?此次云锋基金投资恒生芸泰或许与之前其他的在线医疗项目投资的出发点有所不同。恒生电子与云锋基金是兄弟关系,背后的老板都是马云,而刚刚组建两个月时间的恒生芸泰能立刻拿到云锋近亿元的A轮投资,背后多半是有马云的点头授意。再往前推论的话,恒生从金融跨界到医疗领域,肯定也得到了马云的支持许可。收购恒生电子仅仅用于服务金融业务就有点可惜了,恒生在金融IT市场的技术经验完全可以用在医疗IT的信息建设上,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信息安全能力,毕竟用户的医疗信息安全甚至比金融信息更为重要。由恒生出面来做医院的IT建设是在间接的传达马云对医疗信息安全的重视态度么?此外,从阿里健康方面去看,“阿里健康云医院平台”也需要有人去做医院IT终端系统与阿里云平台对接这部分工作,虽然年初时阿里健康与卫宁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但战略合作随时都有可能终结,阿里方面需要有两手准备,所以才从恒生电子中分离出来一波团队组建恒生芸泰负责医疗IT方面的开发。对于云锋投资恒生芸泰这件事,阿里方面表现的很低调,没有任何官方宣传支持。一来,恒生芸泰还是只是一个雏形,现在发声还太早,在业务上更该低调务实一些;二来,这并非阿里官方所为,同时也在避免此举破坏了与卫宁良好的合作关系。

眼下,AI无疑引起了全社会普遍关注,但实际上不管是投入的资金还是对生活的影响程度,AI整体很可能都不如滴滴一家(5月份新闻报道滴滴融了55亿美元)。那在这样一个承前启后的转折点上,到底哪些时间窗口已经关闭,又有哪些机会窗口正在打开呢? 经常被提到的AI创业公司,视觉上最典型的是商汤,语音上则是声智科技。这类创业公司典型的特征是核心团队即是相关领域的专家,或来自高校、或来自科研机构。AI创业相对门槛比较高,本来就很难出现200家直播,200家自行车那样的壮观场面,这时候后来者即使技术水平相似也很难做到同类公司那样的规模。核心原因是三个:形象点讲,这个时间点不太可能再做一家和商汤类似的偏人脸识别的计算机视觉公司。技术创业里内容平台这一方向就更是没给后来人留下任何机会,但全家福里的卡位基本已经完成。AI赛道上很有意思的一点是,而语音交互这个点由于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有些资格的巨头、中小巨头、创业公司全部都在拼。巨头里面,百度DuerOS打得最为坚决、阿里和腾讯正在跟进,京东、搜狗等其实也在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平台。传统的科大讯飞、思必驰、云知声等每个都有着自己的平台。这个全家福里面就缺360了。每家都有特定的优势,但确实没人把牌拿全,最终谁能跑到终点眼下还看不清。总结来看,不管是做纯粹的技术提供商还是做平台提供商,在这个时间点上已经几乎没什么机会了。 。硬应用下面会是什么样的走势呢?我们先看下亚马逊这样的巨头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如果9月28日这天打开亚马逊的官网,你可能会有种错觉:这非常清晰的透漏了这样两个信息:很有意思的事情是,随后而来谷歌发布会传达除了类似的两个信息之外,面对各种硬件新品,大家甚至会有种错觉——谷歌是在全面向苹果转型么?苹果是一家非常另类的公司,只要苹果还在,那不管做什么就一定有两种路线。谷歌想必也明白,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正在变成亚马逊,而现在这两家竞争对手做出了类似的判断。。结果最终有点一地鸡毛,大家迅速地忽略了它,智能硬件这词也被打入冷宫。但事实上,包括共享自行车、无人便利店都可以看成是是它的延续,这类企业里目前最成功的无疑是大疆,随着AI的到来无人机正在慢慢撕掉身上的“玩具”标签。。这很像陷入低潮的互联网,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很多人以为自己终于看穿了这个不靠谱的行业,但实际上BAT的时代正在酝酿之中。那我们未来会看到类似大疆这样的公司吗?这其实一定的。这和移动互联网上需要大量App类似,每一个特定的应用领域最终都会有一个大疆出现,只不过不同领域最终市值的规模会有比较大的差异。比如做机器人可能最初会比较辛苦,但机器人时代真正到来的时候一定可以再造一个或者几个大疆;AR/VR、自动驾驶等,其背后的商业价值无疑也都是这个量级,甚至更大。而智能摄像头、儿童手表、智能行车记录仪、智能后视镜、扫地机器人、智能电灯泡等,每个都可以撑起自己一片天空。也许无法达到大疆那样的估值规模(100亿美元级),但达到10亿美元量级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这可以侧面从小米生态链上获得印证,华米、一加这样的企业现在值多少钱?不要忘记每一个成功的小米生态链企业,理论上讲都会有一个或多个相应的非生态链企业与之对应,小米是不可能占据100%市场份额的。 这显然是一个和App一样更适合大众创业的市场,并且其所能容纳的品类要更多。,做扫地机器人似乎可以和巨头不搭界。 如果跳出来看IT这行业的发展脉络其实是非常清楚的:芯片微型化是技术红利,所以有Intel、微软、一大班PC企业;互联网是技术红利,所以国外有谷歌、亚马逊、Facebook,国内有BAT等;人工智能是技术红利,再同上述的各种技术红利相叠加,它会改变我们身边的一切,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AI的落地脉络其实是确定的:一边是在手机上向系统以及现有各种应用渗透;一边是催生出不同的硬应用。原因也非常简单,和手机有差分的领域需要硬应用提供更便利的体验,毕竟手机不能当音箱使,不能当VR眼镜使,不能当无人机使,不能当扫地机器人使,不能当看家的摄像头使诸如此类。值得一提的是,硬应用上互联网思维极其有害,需要更贴近原来的品牌-毛利率模式,否则不要说做成市值10亿美元、100亿美元的公司,自身的生存都会有很大问题。这背后的核心问题其实是用户数量,纯粹的互联网模式可能至少需要1000万的日活才能体现价值,而硬件能卖个十几万、几十万台就是不错产品了,这时候日活可能只有几万,这种情形下考虑后端变现,其实是账没算好。 近来和朋友去了趟漫咖啡,发现其生意有点冷清,和2015年热议互联网+时完全不能比。我私下猜度也许这是给AI的前半段给害了,技术类公司门槛实在太高,一共也没几人有入场资格,而移动互联网又确实过劲了。但现在机会来了,如果上面说的对,那很可能这些咖啡厅以及创业大街会重演昔日的盛况。

如果你跟一个北京之外的出租车司机聊天,他知道马云、马化腾、雷军这些科技大佬的概率应该比王健林、许家印等地产大鳄们要大,对中国普通人近年来生活改变影响最大的行业,不是房地产,而是互联网。互联网服务正在渗透到每一个行业,因为人口、经济和政策诸多红利,中国上演着世界独一无二的“互联网+”现象,出行、餐饮、支付、零售诸多传统行业凭借于此弯道超车。 互联网的黄金时代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上市互联网企业总营收突破一万亿元,同比增长41.5%,行业规模持续扩张,增速远高于同期GDP的6.7%和基础电信业的5.6%,互联网成为名符其实的朝阳产业。高速增长的互联网行业具有附加值高、竞争公平透明、绿色环保、服务民生等特性,所得到的官方支持越来越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均已被列入国家战略,互联网行业的增长还在进一步加速。 极速增长的互联网行业让资本纷至沓来。仅仅是今年二季度,中国互联网行业融资金额就达到了135亿美元,环比增长86.2%,就连“煤老板”们的热钱也涌入到这个行业,做起了类似于共享单车这样的新兴项目。 互联网行业还成了人才的“黑洞”,不论是就业还是创业,互联网都成为最受青睐的行业。中智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受访的毕业中20%期待进入互联网行业,远超过第二名金融的10%,这个行业不只是多金,竞争还相对更公平,且看上去比传统行业门槛更低、更有活力、还更有趣。 产业成就企业,中国互联网的顶尖公司正在越来越多,最近两年中概股纷纷刷新股价的历史记录,5月腾讯市值首次突破3000亿美元,进入全球市值TOP10之列时,已经超出多数人的预期。然而正如我在《腾讯市值首破3000亿美元!要开香槟的却不只是鹅厂员工和股东》一文所言,互联网行业的好时代才刚刚开始。 5个月后,阿里最新市值已达到4571亿美元,距离全球电商老大亚马逊距离不足1%;腾讯市值4088亿美元,距全球社交老大Facebook的5010亿美元还有近1000亿美元的差距,但赶超同样是大概率事件——且阿里和腾讯市值均已跻身全球市值TOP10之列。表现卓越的不只是阿里和腾讯,百度股价也即将创造历史新高,微博市值已是Twitter的近两倍……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不断创造新的可能。 而且,互联网行业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衰老的迹象,移动互联网、互联网+、内容创业、人工智能……新的产业浪潮接踵而至,不断创造新的可能性,可以说,今天是中国互联网的黄金时代。 互联网的最坏时代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表面上光鲜无比、活力四射的互联网行业,却从来不缺乏负面新闻。甚至一定程度可以认为,今天也是中国互联网最坏的时代。 就在阿里巴巴市值即将超越亚马逊之际,就有两家创业者先后站出来指责阿里旗下的阿里健康某团队涉嫌通过合作的方式抄袭创业者的想法,阿里巴巴第一时间对此回应表明,文案抄袭的事实确实存在,阿里立即下架相关功能、向合作伙伴道歉、对涉事员工进行处理。 在阿里巴巴之前,中国互联网公司、创业者之间互相抄袭的新闻就不绝于耳,比如腾讯就曾因抄袭问题而倍受外界指责,《计算机世界》一篇《狗日的腾讯》更是给腾讯戴上了互联网“全民公敌”的帽子,直到3Q大战后启动开放战略,腾讯才将之脱下。不过,互联网行业抄袭的步伐却未曾因此止步,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关于指责抄袭的口水战上演——一些确有其事,也有不少碰瓷营销。 产品、模式、文案甚至代码的抄袭只是一处不和谐而已,同一天,今日头条广告销售人员通过恶意点击百度广告要挟某企业主的录音被传出,同样让行业震惊:原来今天中国互联网广告销售人员从业水平都如此低下且无知无畏了?然而,这不过是个案罢了,恶意竞争已出现在几乎每一个有利可图的互联网行业,且愈演愈烈,一些人甚至不惜冒违法风险。 互联网曾经最重视的开放特性,在今天已经越来越罕见,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曾经构建的那个基于超链接的互联互通、去中心化、可协作可分享的网络正在被超级App们瓦解。国外苹果AppStore们各自构建自己的封闭内容生态,国内阿里和腾讯互相封锁已有几年历史,微信、今日头条、百度、UC们正在建设自家的“篱笆”,努力将内容、流量、数据和用户都留在自家的围墙之内。超级App们各自为阵让基于开放式互联网的搜索引擎愈发难以获得数据和内容,感受到深刻危机的百度启动了信息流战略,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内容生态体系。 中国互联网产业取得有目共睹的成就,然而它距离互联网被设计的初心“开放、平等、协作、分享”已渐行渐远,抄袭、恶意竞争、封闭正在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通病。谷歌“不作恶”的价值观被视作是互联网公司自我要求的最高准绳和行业的普世价值,然而又有多少企业能做到“不作恶”?逐利的企业,都是在法律之上、道德之下运转。可以说,中国互联网行业已处于最坏的时代。 正是因为此,阿里巴巴因文案抄袭事件而道歉、今日头条将行为不当的销售直接开除,在我看来已经是不错的表现了,他们这样做表明自己还是有道德底线的,今日头条表示他们对于销售要挟广告主的行为深感自责,更是表现出它的“企业良心”,毕竟,许多公司遇到类似情况往往会做起鸵鸟——人家只要不违法,你除了骂它两句,能拿它怎么办? 互联网的创新时代 中国互联网行业今天所取得的成果,可以说是来之不易。 与许多传统行业不同,中国互联网是自下而上成长起来的行业,自由市场下草根创业群体主导着产业发展,二十年后还充满着活力,不断产生类似于微信支付、芝麻信用这样的创新,一路走来可以说是步步惊心,网络媒体、移动支付、微信、互联网电视……许多细分互联网行业都是随时可能被扼杀在摇篮,最终壮大到不可替代。 众所周知,中国互联网在过去几十年走的是C2C(Copy to China)的路,几乎所有知名互联网应用都可以在美国找到它的影子,后来还有人造出“微创新”这样的词来美化抄袭的行径。然而,近年来中国互联网已成功摘掉了“抄袭”的帽子,正如曾经被诟病抄袭的腾讯掌门人马化腾所言:现在流行的是CFC(Copy From China)。微信、共享单车、陌陌、菜鸟…中国互联网商业模式和产品功能的创新越来越多,受到全世界瞩目,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通过全球化扩张将这些创新模式复制到全世界。 中国互联网有了一定的创新氛围,但不可沾沾自喜,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保持活力,不只是在市值层面超越硅谷互联网巨头,而是通过创新引领全球互联网产业,与谷歌们争夺全球市场用户,而要保持创新就必须要有创新环境,如何怎能营造好的创新环境呢? 第一,互联网监管机制要更完善 将每一个企业都当“坏企业”,通过制度来避免企业破坏创新环境和恶性竞争。在硬件行业,专利制度对原创起到有效的保护,进而营造了成熟的创新环境。软件专利申请门槛偏低,依赖专利保护原创不够,且很可能因此遏制互联网创新;而且互联网创新不是单一命题,比如开放与否就直接决定创新环境。因此,监管制度还需更加完善,确保互联网公司重视创新,包括但不限于专利。8月18日首家互联网法院在杭州挂牌成立是互联网监管机制完善的一个积极信号。 第二,互联网企业要有更多担当 中国互联网企业以及科技公司对创新的重视力度正在增加,不只是口号,而是真金白银的投入。最典型的是华为,2016年华为研发投入高达764亿元(110亿美元),研发投入占比为14.85%,仅次于高通、Intel、Facebook和Oracle。对于底层研发投入的重视让华为收获颇丰,不只是通信设备业务一骑绝尘超越爱立信追平思科,在芯片等底层技术上大投入的手机业务也坐稳中国第一、直逼三星。互联网公司,BAT都在强化底层创新投入,比如被指责抄袭的阿里巴巴2017年就先后启动NASA计划、参与成立之江实验室,均表明它正在底层技术上大手笔投入。 不过,从阿里巴巴“抄袭门”来看,只投入真金白银是不够的。互联网巨头要有尊重创新的意识,对原创和知识产权的敬畏,将这种意识和敬畏贯彻到公司的业务流程、管理制度和企业文化中。在“抄袭门”事件后,阿里巴巴CTO张建锋在内网发文表示,“阿里巴巴将排查平台上所有第三方合作开发的产品和功能,重新梳理、设计与所有外部开发者合作的商务流程及产品设计规范。”需要这样做的不只是阿里巴巴,而是所有互联网大公司、创业者甚至互联网投资人,因为犯“抄袭”错误的不只是阿里,对整个互联网行业而言,尊重保护原创、鼓励推动创新,都已是迫在眉睫。 同时,互联网巨头还应更加开放,而不是不断编织“篱笆”将用户、数据、内容、流量圈在围城之类——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相授权协议,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第三,尊重原创、推动创新,从你我做起 互联网的创新环境,不只是软件的创新,还有内容、服务、商品等方方面面。当你在指责阿里巴巴抄袭创业者、某某企业不尊重原创时,是否有检讨过自己的硬盘里是否有盗版电影?手机上是否有盗版App?家里有没有某个仿牌家具?如果有,你的做法与企业不尊重原创没本质不同。 音乐市场发达的国家为什么盗版很少?不是因为没人做盗版,而是因为大多数用户会觉得盗版是偷窃,是可耻的,而不是理所当然。今天中国消费者正在意识觉醒,对原创和创新越来越尊重,原创环境正在变好,视频、音乐等行业已迎来春天,相信文化内容领域的原创之风将会蔓延到软件、设计等领域,让整个互联网创新大环境越来越好,最终让中国互联网产业引领世界。

2012年夏天,四川的小城什邡,也当过一阵子网红。当时,什邡即将上马一个投资过百亿的大型钼铜项目,有市民担心该项目对环境造成污染,于是围聚市委,最终演变成了一场群体性事件。小城出大事,追光一下子打了过来。 不过,若不是因为后面的事儿,我们倒也未必会记得它。 真正让此事成为一个群体记忆锚点的,是微博上泾渭分明的两派论战:一派认为钼铜项目有污染,其代表是四川电视台女记者周燕;另一派持反对意见,说“钼铜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代表是微博名为“吴法天”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 双方的论战很快转为骂战,周燕骂吴法天“怂包”,吴法天回骂周燕“鸡婆”,没过几天,语言便已不足以抒发情绪,他们约定线下“解决问题”。7月6日,二人如约会面,吴法天被周燕及其他自发前来的网友围殴,最终,周燕被拘留5天——作为微博有史以来的第一桩“茬架”事件,此事不仅将“什邡事件”如“萨拉热窝事件”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定在了网民的集体记忆中,同时,也将双方会面的北京朝阳公园南门捧为了“约架胜地”。 此后,在周鸿祎与雷军的对话中,甚至是美国和俄罗斯驻华使馆的对话中,都出现过“朝阳公园见”的字眼,在当时的网络世界中,再没有比这更主流的解决异见的方式了。 两年后,同样是夏天,前英语老师对上前英语系学生,因为王自如在手机评测视频中对锤子手机提出的诸多批评,罗永浩在微博点名约架,决定与对方辩个明白。仅仅过去两年,对决朝阳公园就不再流行。两人走进优酷的直播间,用三个小时的时间呈现了一场公认业余而混乱的辩论,不过至少,网络约架不再需要警方介入了,虽然罗永浩在事后坦言自己不止一次想动手,但已经走向高度文明化的大V并没有放纵。 事后总结起来,这场被戏谑为“罗质翔”的辩论,每一方失去的都比得到的更多。罗永浩情绪激动,失去了风度与克制,王自如老底被揭,失去了客观与专业,对他们所代表的商业机构来说,更失去了不少高素质的拥趸,甚至作为直播方的优酷,由于对事件热度预估不足,致使直播体验不佳,反复卡顿之中也被网友扔了臭鸡蛋。 显然,哪怕到了2014年,仍然没有人意识到网络约架背后的经济学:罗永浩是来出气的,王自如是被迫来应战的,至于提供场地和网络直播的优酷,更像是卖老罗一个人情——虽然在直播时收获了百万级别的流量,且依靠事后的视频回放创造了超过700万的播放量,但是,优酷并没有把这起事件当作一个大case,有大把的流量与商机,因为重视程度不够而被错失掉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时间来到2017,大家都进步了。 汽车自媒体圈近日有一场风波,事件双方是“38号车评中心”的创办者李天扬,和“李老鼠说车”的主持人李老鼠。你或许不像我爱看车评,但这场风波从各种角度看过去,都有点“井水VS河水”的意味,因为38号做新车车评,舆论主场在微博,而李老鼠做二手车节目,舆论主场在知乎。但是世界就是比想象中还好玩,两个基本不相干的人,就这样掐了起来。 我争取言简意赅地回顾事件的前因后果:38号做了一期关于宝沃BX5的评车节目,因为一向以刻薄著称的38对该车评价不错,于是在知乎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何看待38对宝沃BX5的评测?”知乎网友“凯凯”回答,38号视频中试驾车的临时牌照是吉JE4443,与多家媒体从宝沃公关借的车牌照几乎是连号。于是“凯凯”认为,38号应该已被宝沃厂家“充值”,作为“凯凯”好友,李老鼠为“凯凯”的回答点了赞。 38号在微博做出回应,称评测用车来自另一个汽车自媒体“轼界”,不仅宝沃的评测没有收钱,之前自己所有的评测都没有收过汽车主机厂的钱,他要在接下来的直播中“教知乎上的一帮傻逼如何做人”,邀请这些知乎大V来直播间对刚。当天,李老鼠去直播间留言,38号说评论区有人带节奏,李老鼠认为这是在说自己,回去就录了一个特别版节目对刚38号。最后两人相约,由“轼界”安排,做一次现场辩论。 其实,就是一次矛盾调解沟通会。 事情真正变得有意思,是10月24日,38号和李老鼠坐在直播间里的时候。主持人刘越是“轼界”的负责人,直播开始,桌面上就摆着两瓶雪佛龙汽油添加剂——这是“轼界”为直播拉来的广告赞助。接着刘越强调,这次直播的唯一合作平台是一直播,只有在一直播上的留言互动才会被嘉宾看到。说完他看向房间一角:斗鱼的人,如果不是看在李老鼠的面子上,我现在就把你们请出去。 李老鼠说,斗鱼的朋友是跟我来的。 具体的过程我按下不表,因为并谈不上精彩,只是在直播进行到两个多小时的时候,刘越突然打断辩论,他说:  事后,轼界通过微博,细数斗鱼的“五宗罪”:在确定直播日期之后,斗鱼微博发了一张有倾向性的海报;在直播正式开始前,斗鱼提前开播,播出了现场工作状态;直播过程中,斗鱼带来的抢信号盒子给一直播设备带来巨大信号干扰,导致一直播在中途断网;斗鱼小蜜蜂与现场信号段冲突;斗鱼工作人员手机不静音,在直播过程中打电话。 令人惊讶的是,随着斗鱼的离开,李老鼠也停止直播,起身和斗鱼的人一同离开了,这似乎揭示了二者之间比想象中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对话用这样离奇的方式突然结束,接下来的直播,是由38号一人完成的。 如果说“周燕VS吴法天”是两个点连成的直线,“罗永浩PK王自如”是当事人加优酷组成的三角,那么到了38号和李老鼠的对决上,利益牵扯如七巧板一般——除了当事双方之外,还有撮合方“轼界”、雪佛龙汽油添加剂、宝沃BX5、一直播和斗鱼,哪怕轼界与斗鱼产生摩擦,但几乎每一方都是受益者。 二人对打,一圈人围着赚钱,网络约架变成了昆仑决,变成了MMA。 当然了,商业化没什么不好,既然泰森可以靠打人赚钱,KOL也当然可以靠撕逼赚钱。当你抄起砖头想干一架时,有人塞一摞钞票到你手里,说不定就能让你冷静下来,转而琢磨自己怎么样才能为和谐社会做点贡献,抑或是如何让一摞钞票变为两摞。至于粉丝,自然也要想开,毕竟人类的竞技体育史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你有注意力,你对对阵双方中的其中一位有倾向性,你看重他们展现的力量、技巧、美感或价值观,你指望在对决过程中获得肾上腺素的提升,这就是最基础的商业土壤。未来,我们的舆论场上指不定会出现唐·金式的角色,一边挑事儿,一边撮合,一边大发流量财,什么叫真人秀,这才是真人秀。 所以,假如周燕吴法天的事件挪到今天,当他们抵达朝阳公园的那一刻,或许可以看到一条醒目的横幅,“热烈欢迎周燕吴法天约战朝阳公园——路口煎饼摊宣”,以及“隔壁想说的就是我想说的——煎饼摊旁糖炒栗子宣”,视频平台会派出无人机进行航拍,周燕与吴法天再各自签约一个直播平台,提供第一人称视角直播,他们的外套上印满赞助商的Logo,当吴法天被围殴的那一刻,围观的主播们会掏出手机向观众热烈汇报战况,里里外外,所有人都能一边看热闹,一边奔小康。 这时代真不赖,是吧? 只是,我仍然忍不住要丧一下。 我感觉,2012-2017微博上这五年,像是把上世纪改革开放前后的数十年压缩了一遍,重新播放给我们这一代人看。高晓松曾经讲过他读书时候的故事,说他遇到麻烦,找人帮他打架,对方在压根不认识高晓松的情况下,看到他如此看重自己,竟然一口答应为高晓松“平事儿”——那是个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人们都没钱,只是在乎面子,那一代人活到今天,约莫也就是《老炮儿》里冯小刚饰演的六爷这般年纪,而他们的崇拜者,差不多就是许晴饰演的话匣子的年纪。 六爷没赶上互联网表达的时代,但话匣子们赶上了,如此再看周燕与吴法天的冲突,哪怕我在事件上也有明显的偏倚,我支持周燕,不喜欢吴法天,但我仍然因他们双方而感到一丝感动,因为他们都本不必为什邡的钼铜项目发声,吴法天本不必挨那一顿打,周燕也本不必被拘留5天。短短五年过去, 周燕与吴法天,既是微博KOL第一次为公共事件约架,也是最后一次。此后的罗王二李,要么是商业纠葛,要么是私人恩怨,除了与自己有关的事儿,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激起大V们的愤怒了。 这还真是个很不赖的时代。 它让我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结尾,富起来的中年马小军坐在白色的凯迪拉克里,朝小时候院子里的傻子喊出《奇袭白虎团》里的那句暗号“古伦木”,但傻子却没有像从前那样对答“欧巴”,而是中气十足地喊出一句:  哄笑声中,凯迪拉克在长安街上渐行渐远了。

分类:12bet手机版

时间:2016-10-04 04:28:01